大学时有个极品室友,洗脸洗脚都用一个毛巾。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,“你能不能干净点,洗澡、擦脸用一个毛巾也就算了,擦脚还用同一个。”室友回答:“都是自己的肉,还分什么高低贵贱。”我当时无言以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