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次在火车站打车回去,遇见一清纯MM打的,巨大的行李箱无法抬起,努力尝试了几次向我投来了求助的目光,我那个兴奋啊,跟打了鸡血一样,冲过去抓住行李箱的把手,一把提起一米多高,然后行李箱把手直接摔坏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