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一位同事出差,为了抢时间赶到某地,凌晨登上一辆过路的长途客车。

为避免打瞌睡而丢失东西,同事说:“我给你讲些醉鬼的故事。” “那你说吧。”我答到。

“有个醉鬼在饭铺喝醉了,起身准备走。同桌的问有没有醒酒地东西,老板忙说,等我拿帐单往他面前一摆,他就会清醒……”

“听过,听过。这是网上的故事。”我打断了他。

“有个醉鬼屁股跌破了PP,拿出创口贴……”

“算啦,算啦,这还是我讲给你听的呢!”我又打断了他。

此时车停,路边站着一对农村夫妇。女的搀扶着一个满口酒气,一身猪屎,额上还有几道伤痕的汉子上来了。

我预感到:醉鬼的故事要开始了。

“咦?家里怎么来了这么多客?”醉鬼说。

“对不起大家啦!这死鬼喝多了,睡在猪窝里被老母猪爪子蹬破了头。我带他去医院上药去……”女的说。

车厢里笑了。

这时,醉鬼旁若无人地说:“老婆,刚才那床铺,棉絮怎么象稀泥一样啊!”

众人的笑声大了点。

“今晚你怎么长了那么多的奶子?……”

哗的一声,车厢要爆啦!